摘要:据市场研究公司Smithers
Pira称,全球包装市场在2016到2026年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8%,将从8,063亿美元增长到11,621亿美元。其中,包装设计将促进该市场的增长。
据市场研究公司Smithers
Pira称,全球包装市场在2016到2026年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8%,将从8,063亿美元增长到11,621亿美元。其中,包装设计将促进该市场的增长。
研究报告“未来的包装设计:到2026年的长期战略预测”中指出,包装行业的未来和过去一样,将受到一般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技术因素的影响。
此外,便利、消费者收入、健康安全等市场因素都会在未来的包装设计中被列入考虑。与此同时,2026年未来包装的设计将由供应方的技术所主导,并符合消费趋势方面的需求。
该研究报告的作者Ashley
Gange表示:“政治环境将通过法律法规和一些举措,在可持续发展、食品包装安全等方面来影响包装业和包装设计。”
Ashley
Gange指出,在过去十年中,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许多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尤其在包装行业是一个大问题。像一次性包装便面临着非常激烈的竞争和日益增长的压力,这些压力来自于消费者、零售商、供应商、政府、监管机构、非政府组织、环保组织和一些其他环保解决方案的发展协会。
(来自:CPRJ 中国塑料橡胶)

摘要:据意大利塑机行业协会Assocomaplast的数据分析,2016年上半年,意大利塑料制品行业发展态势良好,塑料机械设备的进口呈现大幅度增长。
  外贸数据显示,上半年意大利的塑胶机械、设备和模具进口额将近3.9亿欧元。这一数据较2015年上半年同比增长了9.7%。在第一季度出现负增长后,4-6月实现了大幅增长。意大利上半年塑料机械进口量呈两位数增长   Assocomaplast表示:”这再次证明,意大利市场正在恢复,去年这一趋势已经有所表现。该协会将参加K2016展,展台位置是16号展厅A56号位。    但Assocomaplast称,今年的出口形势”不太乐观”。数月来,对外贸易同比从-0.5%再跌到-1%,最低点出现在6月,出口较2015年6月下跌了2.3%。    Assocomaplast表示,随着进口的增加,出口的减少,”贸易顺差的格局正在减弱,不到10亿欧元。”    协会相信,随着10月K2016展会的到来,全球市场的销售会受到一定影响。    Assocomaplast总裁Alessandro
Grassi说:”据我们多年的观察,意大利和德国塑机制造商的订单数量在K展前几个月都会有所下降,因为这是全球行业重大展会。有意向的买家大多计划到展会上观察一下行业新动态、新技术,再决定投资计划。”    但意大利的机械出口商也发现了明显的地区市场亮点。Grassi说:”从销售的全球地理分布来看,该行业出现明显强势的地区是北美自由贸易区国家。具体而言,意大利向墨西哥的出口强势增长,主要原因是墨西哥经济快速发展以及很多北美公司在墨西哥开设生产基地。”    向墨西哥的注塑机出口额上半年同比增长10.2%。    在亚洲,上半年向中国、印度、韩国和越南的出口得到改善。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结束后,对伊朗的出口也大幅增加。    至于意大利的进口,数据显示增长最大的是模具,主要来自德国。注塑机的进口,特别是来自奥地利和德国的产品,进口也有所增长。    Assocomaplast指出,意大利从欧洲国家进口塑机设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的同时,来自中国的进口增长仅为2%。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摘要:“机器换人”减的是用工需求,提高的是制造工艺水平,是桐乡市由“工业大市”迈向“工业强市”之路上的一个重要手段。24日的“聚焦桐乡•相约乌镇”2016国际经贸洽谈会开幕式上,110多个项目签约,其中就有杭州蕙勒的机器人项目。曹畑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项目首期投资3亿元,后续可能建造工业园区,投资将超过30亿元。
浙江桐乡工业机器人产业前景被看好  从投行转到制造业,曹畑看得准也跳的“义无反顾”。而带着工业机器人(23.670,
0.04,
0.17%)选择浙江桐乡,他也是一见钟情。2014年9月,曹畑从投行转战制造业,加盟杭州蕙勒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杭州蕙勒”),担任总经理。制造业这个“火坑”,他跳得义无反顾,因为中国制造需要全面转型,不缺乏高端市场,缺的是好的产品,比如日本的马桶盖、欧洲的奶粉。曹畑自己就帮朋友从奥地利等国带过多次奶粉。    去年5月,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希望到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其中提到要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等十大重点领域。    曹畑从中看到了商机,杭州蕙勒的主攻方向正是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自动化等领域。他说,前三十年,中国其实是加工业,不是制造业,对环境破坏很大,中国全部产业现在到了该升级换代的时候。    “现代工业文明的两大衡量标准,一是机床,二是汽车,在这两个领域,我们还有不少差距,尤其是五轴机床,中国还是空白。”曹畑谈到他在德国的见闻,因为工作关系,他每年十几次去德国,前不久还去过慕尼黑、法兰克福,他注意到,德国街头一半汽车产自法国、日本、美国等国家,却看不到一辆中国产的汽车。“不能不为此汗颜”。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曹畑也看到了地方政府对发展实体经济的热情,尤其是高端制造业。他称,20多家开发区找过他,希望工业机器人项目能在当地落地生根。而最终选择桐乡,跟这里的区位优势和产业集群、当地政府官员的顺畅沟通都有关系。桐乡到上海、苏州开车两小时可达,到杭州只要一小时,出行便利。    桐乡还是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和国家园林城市,2016年县域经济百强县中,桐乡列第19名。曹畑认为,好的环境也需要低碳环保的工业做支撑,比如德国德马吉公司距离新天鹅堡只有20分钟车程,周边环境非常优美。“工业、文化、自然区域应该协调发展。”他说。    《中国制造2025》提出,要“加大制造业引智力度,引进领军人才和紧缺人才。”高端人才稀缺,也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的难题。曹畑说,懂得工业、知晓原理、通晓路径,这样的复合型人才太少,这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多年咨询、投行等行业从业经历,让他能顺利找到需要的人力资源,能够组建一个优秀团队。不过,像他这样愿意往制造业“火坑”跳的,还比较少。    “我们真正要思考的,是在这个制造业泛娱乐化的趋势下,可能会出现哪些机会。”曹畑说。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