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德国前总统赫尔佐格曾说,“为保持经济竞争力,德国需要的不是更多博士,而是更多技师。”这里所说的技师,指的是支撑“德国制造”的一类特殊人才——“工业技师”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格曾说,“为保持经济竞争力,德国需要的不是更多博士,而是更多技师。”这里所说的技师,指的是支撑“德国制造”的一类特殊人才——“工业技师”(Industriemeister)。  提起德国,人们很自然地会联想到“大众”、“奔驰”、“宝马”、“奥迪”、“保时捷”、“欧宝”等这些德国名车,联想到德国的机械设备,联想到德国的工具。要知道,德国在制造业的卓越成就归功于德国政府对职业教育的大量投入和全社会对技工的尊重。德国企业家认为,一流的产品需要一流的技工来制造,再先进的科研成果,没有技工的工艺化操作,也很难变成有竞争力的产品。  德国技工工资高于全国平均工资,技校毕业生的工资几乎普遍比大学毕业生的工资高,大学毕业生白领的平均年薪30000欧元左右,而技工的平均年薪则是35000欧元左右,不少行业的技工工资远远高于普通公务员,甚至高过大学教授。  由于德国技工的工资高,制造业技工需求量大,每年有65%的初中毕业生放弃读高中继而读大学的道路,直接进入职业学校。德国的职业教育由政府全额拨款,一个学生一年可获政府4100欧元的教育经费。学生在职业学校学习期间就被企业“订购”成为企业的准员工,企业要按规定向“订购”的技校生每月支付600-800欧元的学习津贴。  德国社会对技工的尊重在世界首屈一指,这才让德国技工的工资普遍较高。德国实干者更是人才辈出,他们以精湛的工艺技术创造了享誉世界的“德国制造”。虽然德国历经风雨,但德国制造让德国经济稳健增长,牢牢地支撑了欧洲的危局。欧元区至今屹立不倒,德国制造功不可没。  德国制造之所以如此强悍,关键是这个国家积蓄了丰厚的“工匠”资源,包括工程师、高级技工、普通技工。德国的工匠精神就是严谨、规范、一丝不苟,规定螺丝需要拧五圈,他们绝不会拧四圈半。无论是工程师还是普通的技工,每人都有一手绝活,有的是祖上传承,但更多来自遍布德国的职业学校、技工学校,甚至应用技术大学,此外德国行业协会的培训和企业内部的实地训练也非常普遍。  问题是,为何那么多德国人甘愿做技工而不是普遍追求高校文凭?  1、在德国,做技工不丢人,他们在社会上同样享受其他“高等职业”所拥有的声誉和尊敬。  在德国人看来,每个人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分工不同而已,无论是政治家、教育家、企业家、工程师还是技工,他们仅仅是职业之别,不存在尊卑贵贱。德语“职业”一词,意即天职或上帝的召唤,每个人从事的职业,从“天职”的意义上看都是神圣的。正因为如此,德国人做事认真负责,能静下心来做好分内工作。  2、第二个原因是技工同样也有很高的收入。  普通技工2000-3000欧元(约14500-22000人民币)的收入,一点也不比大学毕业生差,而且更好找工作。  高级技工则是企业之宝,他们的收入更高,养家糊口已经不在话下,而且还可以买房买车,享受高品质的生活。就算是一人养家,同样可以到国外度假或专注于自己的业余爱好,比如名酒收藏、古董字画收藏等,这些并不是只有受过高等教育人士才享有的“专利”。从职业学校毕业出来的同样是人才,他们也有机会被派往海外工作,享受高工资和海外补贴。我的一个朋友从技校毕业后就职于辛克全球货运,工作几年后被分别派到北京和上海担任技术主管,不仅能存下很多钱,而且每年还邀请父母到中国旅游。  3、第三个原因是德国的教育通道对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均非常畅通。  从事技工的人,如果想“转换跑道”,也可以申请进入应用技术大学继续深造,毕业后拿到国家承认的硕士文凭。当然也可以通过补习,取得“Abitur”(完全中学毕业文凭)后,同样也可以申请综合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德国上学没有年龄限制,属典型的活到老学到老的范例。因此,如果大学课堂上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那根本就不足为怪。  由于德国人具有普遍平等的观念、技工也享有较高的收入、随时可以进入高等学府继续深造,所以不少德国人宁愿选择做技工,而不是非要去比拼大学文凭。正因为如此,德国不仅有众多“仰望星空”的思想家,而且也有大量“脚踏实地”的实干者。  中国:应尊重技工,工资不再与学历挂钩!  这些年来,泛文凭现象导致中国院校忙着升级,中专升大专,大专升本科,重学术研究,轻技能操作,毕业生与市场需求严重脱节。数据显示,2014年,北京只有28%的本科生和硕士生能在4月份以前找到工作,而全国技工院校的就业率却始终保持在96%以上。  在制造业强国,摘得世界技能大赛金牌的“蓝领冠军”,所受关注及影响力一点不比体育明星差。但在我国,目前技术人才的培养依旧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正视”,高级技工短缺,技工教育体制不完善,工作苦且不被重视,我国技能职业人才的培养正经历着种种困难。  国家要发展,民族要复兴,离不开各行各业劳动者的共同努力!优秀的技术工人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理该得到全社会的更多的重视,也只有得到了更多的礼遇和尊重,中国这只重要的队伍才能不断的发展壮大和进步!
(来自:冲压行业联盟)

摘要:到2022年,着色剂市场预计将达到656.5亿美元,2017年至2022年复合年增长率为5.0%。近年来,着色剂市场呈现高速增长,预计近期将持续增长,由于包装、建筑和施工以及汽车等各种终端用途行业对着色剂的需求增加,以及塑料和油漆及涂料等应用的增加。
  到2022年,着色剂市场预计将达到656.5亿美元,2017年至2022年复合年增长率为5.0%。近年来,着色剂市场呈现高速增长,预计近期将持续增长,由于包装、建筑和施工以及汽车等各种终端用途行业对着色剂的需求增加,以及塑料和油漆及涂料等应用的增加。各行业对塑料的需求不断增长也是着色剂市场增长的动力。  基于类型,着色剂市场可分为颜料、染料、色母料和色精。颜料部分在着色剂市场占领先地位。这一部分市场的增长可归因于,汽车和建筑行业在油漆和涂料应用中越来越多地使用颜料。由于塑料行业不断增长,预计色母料市场将在预测期内以最高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按公司规模、不同层面及地区分析着色剂市场  基于终端用途行业,着色剂市场可分为包装、纺织、造纸及印刷、建筑及施工、汽车等。
包装终端用途行业正领导着色剂市场,预计在预测期内将以最高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包装终端用途行业在着色剂市场的增长,是由于着色剂对用于轻量化包装着色塑料的需求增加。
此外,增加使用着色剂对包装材料如塑料、纸、金属、织物等进行着色也促进了该行业的发展。  基于地区,着色剂市场可分为亚太、北美、欧洲、中东、非洲和南美。亚太地区着色剂市场预计在预测期间将以最高复合年增长率增长,由于医药包装、制药及食品和饮料产品对着色剂需求的不断增加。  2022年着色剂市场规模  限制着色剂市场的关键因素是环境法规和原材料价格波动。这有望引发着色剂市场的创新,因为预计着色剂制造商采取主动制造符合法规的着色剂。此外,诸如Clariant
AG(瑞士)、BASF SE(德国)、DIC Corporation(日本)、Huntsman
Corporation(US)、EI du Pont de Nemours&Company(US)、CAbot
Corporation(US)、LANXESS AG 德国)、PolyOne公司(美国)和Sun Chemical
Corporation(美国)正在投资研发活动,推出新产品,加强其在着色剂市场的地位。
(来自:前瞻网)

摘要: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产业结构不断升级换代,技能人才需求大增的当下,新型技术人才的紧缺,已成制造业挥之不去的“通病”。之前,一段来自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吐槽引起人们的热议,其反应的就是制造业紧缺高级技术工人这一窘境。
  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产业结构不断升级换代,技能人才需求大增的当下,新型技术人才的紧缺,已成制造业挥之不去的“通病”。之前,一段来自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吐槽引起人们的热议,其反应的就是制造业紧缺高级技术工人这一窘境。塑料机械行业身为制造业内的大员之一,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相同的技工问题。制造行业:“技工荒”怪圈是如何形成的?  中国社会和个人对技工的偏见与误解使得这一行业并不被人所青睐,十多年下来造成全国高级技术工人缺口近1000万。这对塑料机械行业来说无疑是个噩耗!因为这意味着塑料机械行业高级技术工人方面将在不久的未来出现严重的断层现象!而现在,相关企业已经面临技工不足与难招两大问题。  技术人才缺口源于个人择业取向  从个人角度出发,大多数人普遍认为技工、技师工作环境脏、乱、差,且技工和技师学历低、工作累、工资低,因此更愿意坐在办公室做白领。  自小良好的生活环境使得多数青年难以忍受技工的工作环境,更不堪体力重负;社会人士对技工、技师的偏见与有色眼光使得青年也有此看法,也不愿从事这一“低人一等”的行业。  此外,青年不重视、不学习此行业也使得技术职业学院无处施力,每年培养的技术人才受到生源的限制,无法填补中国庞大的技术人才缺口。  企业技工流失率超过10%以上  据小编了解,塑料机械行业的技工问题不仅出自个人,企业也带有一定责任。就企业而言,为了保障自身在行业和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与生存空间,为了降低生产成本,目前许多塑料机械企业都购买了机器人,在数控的环境下高效地生产产品,节约人工成本,但是却忽视了机器人所降低的主要是低级技工的成本,更没有考虑到机器人专业技师的需要。  据牛津大学2013年相关研究报告显示,机器人的大量替代工作主要集中在低级技工,替代率约达47%。简单的分配、运输等操作机器人完全可以替代,而随着操作的复杂化,行动能力与思考能力的上升,机器人的替代率成直线下降趋势,仅中级技工的替代率就下降了28%,只达到19%,更不用说高级及其以上技术工人。而机器人再高端也不能否认它是机械,是机械就需要人去操作维修,按照正常的分工,每5排机器人操作设备就必须要有2名专业技师跟踪维护,既维持机器人运转,同时还会简单维护维修,以达到机器人生产线不会乱。  而即使企业招收到了相关技术人员还是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即来自同行企业的压力。由于专业技术人员的短缺,企业间的人才争夺出现白热化阶段,刚刚高薪请来的技术工人自己还没“捂热”就被其他企业以两三倍的薪酬挖去。据悉,现在一些制造业企业一般技师的流动率都已经超过10%以上!  笔者编后语:  现在中国高级技术人才缺失问题已经引起社会与政府的关注。由于社会对于工人的轻视和偏见,技术工人不被视作人才,或被视为边缘化人才,年轻人片面追求高学历不愿当工人,造成了技工人才的缺失。怎样走出“技工缺失”的怪圈?业内普遍认为,加快职业技术教育改革,加强“校企合作”是首要任务。学校与企业可签订培养协议,采用“订单培养”方法,引导职校面向劳动力市场,培养更多实践型技工人才。  (部分数据来源:工人日报、中国家电网、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人民日报)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