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商务部于6月26日发布初裁结果,初步认定原产于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进口共聚聚甲醛存在倾销现象,国内共聚聚甲醛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商务部于6月26日发布初裁结果,初步认定原产于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进口共聚聚甲醛存在倾销现象,国内共聚聚甲醛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商务部初裁认定三国进口共聚聚甲醛存在倾销现象  公告称,自2017年6月30日起,决定采用保证金形式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保证金比率如下:  韩国工程塑料株式会社30.0%。(株)可隆塑胶股份有限公司6.1%,其他韩国公司(AllOthers)30.4%;泰国聚甲醛有限公司23.7%,其他泰国公司34.9%;马来西亚宝理塑料(亚太)公司7.6%。其他马来西亚公司(AllOthers)9.5%。  2016年9月12日,上海蓝星聚甲醛有限公司、云南云天化股份有限公司、开封龙宇化工有限公司代表国内共聚聚甲醛产业,正式向调查机关提起对原产于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进口共聚聚甲醛进行反倾销调查的申请,兖矿鲁南化肥厂支持该申请。  2016年10月24日,商务部发布立案公告,决定对原产于上述国家的进口共聚聚甲醛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倾销调查期为2015年7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产业损害调查期为2012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
(来自:中化新网)

摘要:相比早期餐厅必须批量外运厨余垃圾,这种新方法减少了运输费用,避免了运送中产生恶臭,使垃圾一经产生便立即直接转化,近乎百分之百地氧化分解其中有机物成分,包括恼人的塑料袋。
  相比早期餐厅必须批量外运厨余垃圾,这种新方法减少了运输费用,避免了运送中产生恶臭,使垃圾一经产生便立即直接转化,近乎百分之百地氧化分解其中有机物成分,包括恼人的塑料袋。湿式燃烧垃圾:厨余塑料袋被无害化、资源化  世界环境日,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第三餐厅显得特别干净。原来,这里一套中试装备正在“放大招”,专门用来就地处理师生食堂产生的餐厨垃圾。相比早期餐厅必须批量外运厨余垃圾,这种新方法减少了运输费用,避免了运送中产生恶臭,使垃圾一经产生便立即直接转化,近乎百分之百地氧化分解其中有机物成分,包括恼人的塑料袋,保证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含氮、含硫、含磷物质溶解在水中,只需进行简单处理便可达到排污标准。  记者了解到,这种垃圾湿式燃烧法,经过教育部“长江学者”、交大环境学院金放鸣教授团队20多年研发,现已开发为连续式生活垃圾水热氧化设备,完成了百公斤级的设备安装和运行调试,占地面积仅15平方米左右,在校园这座“实验室”中的垃圾处理效果良好。实际场景中的生活垃圾湿式燃烧处理连续设备实验室环境中的生活垃圾湿式燃烧处理连续设备  餐厨垃圾、废弃纸张和各类含生物质的制品等,其中含水率高、油脂和有机物含量也高的废弃物占绝大多数,难以进行焚烧处理,同时垃圾中富含的生物质资源非但没有得到有效的资源化利用,反而成为二次污染源头。而现有的生物发酵方式处理生活垃圾,所需周期较长,生物质转化率较低,资源利用效率不高。  水热氧化是一种相对新的氧化方法,一般在100-400℃及高压水环境中进行,将有机物氧化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因此也叫湿式燃烧技术。其最初起源于美国,用于处理造纸黑液这样的高浓度、难降解的有机废水。当水中有机物浓度达到2%时,有机物湿式燃烧放出的热量,就能够维系这一体系化学反应自发进行;当水中有机物浓度超过2%时,燃烧放出的热量甚至还可被回收利用。湿式燃烧垃圾:厨余塑料袋被无害化、资源化  金放鸣教授等采用了生活垃圾的各种代表物,如蔬菜类、肉类、鱼类等进行研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即无论垃圾的成分是什么,在水热条件下进行氧化之后,乙酸都作为难以继续分解的最终产物残留下来;如果要继续分解乙酸,则需要使用更高温度或其他催化剂,造成成本上升。其实,乙酸作为一种极其重要的化工原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很高的产品。因此,金教授的研究转向了湿式燃烧垃圾选择性产乙酸的新方向。  这一系列研究成果,迄今已发表多篇SCI核心期刊论文,并已申报多项水热氧化生活垃圾方面的专利,正在进行下一步的扩大化研发。金放鸣表示,希望与不同部门协作实现分类运输、分类处置垃圾,让有机物垃圾通过循环利用变废为宝,使城市生活垃圾真正实现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和就地化处理的理想模式。
(来自:上观新闻)

摘要:望着满街的小黄车,摩拜,我想共享必然成为今年的热点新词,因为社会发展到今天,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资源又有限,合作就成为首选。
  望着满街的小黄车,摩拜,我想共享必然成为今年的热点新词,因为社会发展到今天,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资源又有限,合作就成为首选。  对于复合材料,特别是先进复合材料而言,长期以来,无论是对材料性能的表征,还是结构设计的计算,每个项目都按部就班地依据“标准”程序来进行工作,而有些工作是低质量的简单的重复劳动,如果能将这些基础的工作做踏实,资源共享,成果共享,是对社会的负责和贡献,这就需要大数据的共享平台。  几年以前,第一次接触到美国的一些复合材料报告和数据库,例如NCAMP
报告,AGATE报告等,就感到非常吃惊。美国政府出钱,有关机构实施,不但是美国的企业,而且我们中国的企业也可以合法使用这些报告中的数据,为自己的产品服务,这种做法不能不说体现了一种为全球行业服务的胸怀。复合材料行业亟需大数据共享平台  众所周知,复合材料的复杂性使得各个企业最终产品的差异非常大,即使使用相同的原材料和工艺。因此被誉为复合材料圣经的复合材料手册(MIL-HDBK)规定了积木式的试验方式来表征材料性能,验证部件强度,自1971年1月A版发布以来,基本原理没有大的修正。而积木式的试验涉及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今天的复合材料技术条件下,其效率是可以探讨的。  而企业和企业之间,如果使用相同的原材料和工艺,则产品的差异体现的是企业本身的制造和管理能力,如果我们能有一个标准,不管是材料标准,还是产品标准,则每个企业对自己的复材能力会有一个清晰的评估,而这种评估不需要按照积木式的原理进行,大大降低了各项成本。  金属材料发展到今天,能被社会完全接受,缘于这类材料已经建立了完整的材料评估体系和产品标准。遗憾的是,复合材料尚没有这种标准,这也是其尚不能成为社会主流材料的原因之一。  先进复合材料如此,通用复合材料也是如此。对一个年产三百万吨热固性复合材料的行业而言,没有行业标准来限定材料性能或等级,只能按企业的材料标准来设计,从而造成最终复合材料部件在性能、成本、寿命等方面的巨大差异,无论如何也是一种遗憾。  NCAMP
等报告的推出,实际上可视为为将来制定产品等级标准作铺垫。一旦报告中的一些数据被行业认可并被广泛采用,完全可能被用来作为某一等级的产品标准,就和现在的金属材料一样,这是这些报告的深层次意义所在。  而制定这些标准需要大量的数据,特别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拥有大量企业,众多材料品种的国家而言。我们不能依据个别强势企业的数据来制定标准,因为我们需要为整个行业服务,所以,需要更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生产企业的共同参与。  实际上,国内的很多企业每年也做大量的数据,但即使是同一种材料,其数据的差异也很大,而且大家各自为政,互不共享,因此,根本不知道合理的数据是多少,自己数据和材料的实际性能有无差异,又是如何造成的,因为没有了借鉴,也就不可能有所提高。  这些数据或封存于各自的档案,或仅被用于写篇论文,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浪费,令人痛惜。  换个角度讲,目前有实力做这些数据的大多是国有企业,或研究院校,经费由国家投资。既然是国家投资的,其结果理应由行业共享,因为这是我们的良知所然。当然,如果国家投资时将数据共享作为要求之一,则更从制度上对此作了保证,是行业的幸事。  数据共享的另一个作用是避免了数据的随意性,因为数据要晒,每个人都会对数据的合理性进行分析和评估,需要对数据负责,不合理的数据就会大大减少。  毫无疑问,大数据平台是需要管理的,短期看是数据的积累,中期看是数据的统计和分析,长期看是为推出产品的标准而准备。  大数据共享平台的想法形成于数年以前,现在看来这种需求愈来愈迫切,只是一万年太久,需要只争朝夕。  因此,我们殷切呼唤复合材料的大数据共享平台。
(来自:SAMP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