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2017年7月,我国在正式通知世贸组织,为加强环境保护,我国将在2018年1月1日正式禁止废塑料的进口。消息一经发出,人们纷纷拍手称快,支持政府做出的这项决定。但是这道禁令对于塑料垃圾进口公司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
  自今年1月1日我国正式禁止进口塑料垃圾以来,很多人都在关注中国禁令对西方国家的影响,媒体也在关注美国和英国等国垃圾回收厂堆积如山的垃圾,但是鲜有人关注国内塑料垃圾进口企业的情况,这些企业现如今的生存状况值得深思。  在2017年7月,我国在正式通知世贸组织,为加强环境保护,我国将在2018年1月1日正式禁止废塑料的进口。消息一经发出,人们纷纷拍手称快,支持政府做出的这项决定。但是这道禁令对于塑料垃圾进口公司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  在2017年6月份以前,广东省杏坛镇的七窖工业园和麦林工业园有1000多家从事废旧塑料的商家。这些商家的废塑料来自全球各地,日本、美国、英国等国的废旧塑料在这里都能看到。而禁令颁布之后,这里的商家已经屈指可数,很多商家的塑料进口来源被禁止了。至2018年初,这两个工业园内从事进口塑料的商家全部停产了,工厂关门厂房空置,到处贴满了“厂房出租”的启示。  不仅杏林镇,在河北文安县赵各庄镇、在山东莒县刘官庄镇、在浙江台州新桥镇,这些地方的商家和家庭作坊,或是受禁令影响、或是受环保部门审查,已经陆续关停或者转从他业。  禁令执行已有三个月的时间,相关企业的生存状况如何呢?面对禁令这些企业是如何做的呢?  对于一些小的家庭作坊或是原料来源单一的小企业,几乎已经处于“死亡”状态。因为这些小企业和作坊货源单一,加之国内塑料回收体系并不完善,它们没有能力去开拓新的货源,面对禁令只得停产关门。而那些实力强规模大的企业大致有以下几个方向的出路。  充分挖掘利用国内塑料垃圾的回收体系。据苏州的一家公司介绍,尽管我国塑料回收体系并不完善,但是该公司在苏州地区与一些垃圾回收商合作,深化了当地的塑料回收体系。目前该公司的主要塑料来源已经转向了国内。即便禁止从国外进口废塑料,对该公司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国内市场的塑料垃圾来源完全能够满足该公司的原料需求。  将生产工厂转移至东南亚或者其他地区。中国颁布了禁令必然会导致废塑料流向其他国家,其中东南亚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流向。很多厂商选择将工厂搬迁到东南亚地区。在上文说到的广东杏坛镇,工业园区内仍然还留有招工启示,但工厂已经搬迁至新的工作地点——越南。东南亚国家面对塑料垃圾也不会坐视不管,搬迁工厂也只能缓一时之急。  将塑料垃圾在进口来源地进行深加工,符合国内标准之后再进入我国。中国禁止塑料垃圾主要是因为塑料垃圾严重污染环境。将塑料垃圾在国外进行深加工之后再进入中国,既不会对国内的环境造成污染,也能够避免工厂搬迁。这种方法对于那些实力强的企业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无论这些塑料回收公司采用了哪种方法,禁令都会对这些公司造成一段阵痛期。但是这段阵痛不仅会使塑料回收行业重新布局、充分挖掘国内市场,也能够推动我国塑料回收体系建设完善并升级,促进国内环保事业的发展。从现阶段看,禁令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国内塑料行业发生震荡;但从长远的角度看,禁令对于塑料行业是利大于弊。大浪淘沙,留下的方才是金。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为吸引人才落户,西安政府出台了多项优惠措施,如在校学生凭借学生证就可落户。不仅西安,除四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外,武汉、杭州、成都、青岛等城市都纷纷出台了人才优惠政策,加入争抢人才的大军。
  据媒体报道,今年前三个月,古都西安吸引高素质人才落户已达到21万人,接近2017年落户西安的人口总量。仅在3月22日至24日三天时间里,落户西安的高素质人才中,研究生以上学历332人,本科学历6107人,大专学历2443人。  为吸引人才落户,西安政府出台了多项优惠措施,如在校学生凭借学生证就可落户。不仅西安,除四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外,武汉、杭州、成都、青岛等城市都纷纷出台了人才优惠政策,加入争抢人才的大军。  对于城市来说,经济发展是否能够持续,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是关键,企业也是如此。企业和城市发展的核心要素就是人才。比尔?盖茨曾经说:“如果可以让我带走微软的研发团队,我可以重新创造另外一个微软。”可见,人才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人才,企业的发展也离不开人才,塑机企业更是如此。  在人才的培养上,上海市相关塑料企业创新了传统人才培养模式—-学徒模式。学徒模式在我国已经有很长的存在历史了。相关塑料企业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将欧式学徒培养模式与中国传统学徒培养模式相结合,不仅使用英语教学,还创新了教学课程,员工在技能提升的同时还能掌握一门语言。今年已经是学徒项目的第四年,第一届学徒已经毕业,这些学徒在进入工作岗位后,表现出了良好的工作素养,工作质量也比较高。  利用学徒模式,开展校企合作、建立企业人才培养中心等都是塑机企业培养人才的有效手段。高校内有着大量的人才资源,塑机企业利用资金优势,培育自己所需要的人才;建立人才培养中心,实现“产–学–研”相结合的模式,企业人才技术优势和专业度都能得到充分保证。  人才的培育不仅是企业的事情,政府机构也应出台相应的措施支持企业人才培养。政府应推进教育机构改革,传统教育模式培养的是“学术型”人才,但是这种模式培养的人才无法满足塑机行业的需求。因此,在培养“学术型”人才的同时,教育机构也应该积极开展“专业型”人才的培养,以适应制造业企业的需要。不仅如此,为与《中国制造2025》中提出的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相匹配,政府应该在资金、税收等方面给予塑机企业一定的政策支持,加快企业培养人才的步伐。  企业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决定了企业的发展态势和速度,塑机企业必须加大对人才的培养力度。“重视人才,以人为本”的观念当下已被广泛接受,不过从接受观念到将之转化为有效的行动,尚需一段时日。目前,很多塑机企业对人才培养的投入力度并不大,这种状况必须尽快改变。市场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只有占据人才优势,才能占据市场优势。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2018年是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我国塑料加工业已进入更加依赖技术进步的发展新阶段。全球创新格局和产业变革将进一步加速。全球制造业进入智能转型期,倒逼塑料加工业发展。塑料加工业呈现功能化、轻量化、生态化和微成型发展趋势。
历经“十二五”的快速发展,我国已成为世界塑料制品的生产大国、消费大国和出口大国。
2016年进入“十三五”以来,加快塑料加工业转型升级,提高塑料加工业自主创新能力和新材料、新技术、新装备和新产品的普及,均成为我国塑料产业重中之重的任务。
2017年,是我国塑料加工业由大变强的重要时期。塑料加工业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提高行业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助力动能转换,取得丰硕成果。
2018年是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我国塑料加工业已进入更加依赖技术进步的发展新阶段。全球创新格局和产业变革将进一步加速。全球制造业进入智能转型期,倒逼塑料加工业发展。塑料加工业呈现功能化、轻量化、生态化和微成型发展趋势。
稳中有进稳中向好
2017年,塑料加工业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提高行业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助力动能转换,取得丰硕成果。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朱文玮表示,全国塑料加工业积极调结构、转方式,实现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结构调整明显加快、外贸持续改善。这些成果具体体现在那些方面?朱文玮用详实的数据逐一进行了介绍。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朱文玮
速度效益同步提升。2017年,全国塑料制品行业汇总统计企业累计完成产量7515.54万吨,同比增长3.44%,增长率比上年同期提高0.78个百分点;15350家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22808.36亿元,同比增长6.74%,增长率比上年同期提高0.63个百分点;主营业务收入占轻工行业比重为9.41%,占全国工业比重为1.96%。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354.68亿元,同比增长4.81%,增长率较上年同期降低2.51个百分点;利润总额占轻工行业比重为8.52%,占全国工业比重也为1.8%。
结构布局更趋合理
2017年,东部十省市塑料制品产量4181.05万吨(占比55.63%),同比增长2.61%,东部地区塑料制品行业稳定增长。其中山东省、福建省产量有较大提高,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0.02%、7.36%。而广东省产量增长率虽为—1.22%,但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均有较大幅度提高,进入以质取胜的阶段。中部六省塑料制品产量1806.56万吨(占比24.04%),同比增长率为5.05%,其中江西省、安徽省、河南省的产量增长率较高,分别为16.78%、11.21%、7.18%。西部十二省区塑料制品产量1338.94万吨(占比17.81%),同比增长率8.44%。中西部地区产量增长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处于快速增长阶段。
市场空间不断拓展
2017年,我国外贸回稳向好的基础不断巩固,发展潜力正逐步得到释放,推动我国塑料制品行业进出口持续增长。全国塑料制品行业累计出口额627.29亿美元,同比增长8.62%,占轻工行业出口额的10.46%;进口额185.76亿美元,同比增长7.22%,占轻工行业进口额的11.42%;进出口总值813.05亿美元,贸易顺差441.53亿美元。在政策利好推动下,优势企业纷纷“走出去”,在国外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办厂,拓展新市场,如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东联塑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纷纷到印度等国办厂。
企业整合加快
随着环保整治的深入推进,原材料涨价和人工成本增加等影响,一些不能以产品创新、质量功能提升而占领市场的小微企业再一次面临被“洗牌”出局的困境,而大中型企业在困境中勇于创新,发展势头良好,呈现出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局面,行业转型、企业整合加快。
化解困难实现突破
2017年,面对全球塑料行业创新和发展的深刻变革,塑料加工业在取得不凡业绩的同时,也遇到了许多重大困难和严峻挑战:原材料大幅涨价、最严环保整治、禁废令等。朱文玮说,全国塑料行业同仁迎难而上,积极进取,进一步加大自主创新、加快产业升级等举措应对发展压力,在困难与挑战中实现发展与突破。
“成本上升使企业更关注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朱文玮说,“由于国内环保整治及推进供给侧改革淘汰了大量的低端产能,并因禁止洋垃圾入境致废料供应减少,加上运输价格上涨等原因,2017年,塑料原材料价格普遍大幅上涨,而制品价格并未相应上涨,给企业生产带来严峻挑战。面对这个压力,企业更关注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不断提升自身科技化发展水平:一方面通过科技进步、技术创新等手段,积极开发新产品,提高产品附加值,提高盈利水平;另一方面,加强技术改造,提高自动化水平,提高生产效率,降低费用,并通过管理创新,降低公司内部运行成本,抵销原材料价格波动带来的损失。”
而环保治理则使企业更关注清洁生产。据朱文玮介绍,2017年以来,随着环境保护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国家治理大气污染环保督查力度不断加大,中央及地方对企业的环保督察越来越频繁,部分企业因排放不达标而被关停、限产、整改,为更好的生存与发展,塑料制品行业逐渐规范化,环保意识增强,注重清洁生产,更加关注产品的绿色化,加快产品转型升级步伐。
产能过剩倒逼产品转型升级
朱文玮说,低端产品产能过剩问题仍较严重,市场上类同的通用产品较多,中低档产品占绝大多数,而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品相对较少。竞争中的价格战,压缩了利润空间,更造成低质、劣质产品扰乱市场秩序问题。一些行业的企业积极推进自动化改造,提高产品的工艺技术和质量水平。如改性塑料行业从追求扩大生产规模转向求精、求强;从做雷同、大路货产品转向定向加工和个性化生产。
BOPET、BOPP、流延薄膜等行业积极做进口产品替代,拓展新的产品应用领域,增加高端产品应用量,做差异化产品、个性化产品和特种产品,成效显著,行业开始复苏。
政策引导发力推动相关行业发展。“国家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等新政出台,塑料再生利用行业企业逐渐转型国内废塑料回收加工或在国外设厂。随着电商行业的快速发展,物流快递业产生了大量的‘白色垃圾’,国家要求快递包装袋采用生物降解塑料,一系列在自然条件下可完全降解的环保材料如PHA生物基可降解塑料等,将会迎来良好的发展机遇。”朱文玮说。
坚持创新绿色发展 2018年是全面贯彻中共十九
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朱文玮告诉记者,我国塑料加工业已进入更加依赖技术进步的发展新阶段、全球创新格局和产业变革将进一步加速、全球制造业进入智能转型期倒逼塑料加工业发展、塑料加工业呈现功能化、轻量化、生态化和微成型发展趋势。
2018年及今后一段时间,塑料加工业要依据《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塑料加工业技术进步“十三五”发展指导意见》和《中国制造2025》,重点发展多功能、高性能材料及助剂,力争在材料功能化、绿色化及环境友好化方面取得新的突破;加快绿色、节能、高效新型加工成型工艺和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加快塑料成型装备的研发;紧紧围绕高端化,加快提升中高端产品的比例。
(来自:今日塑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